康熙皇帝 與武夷茶

2019-09-27 09:48:37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吳斌

清代王應奎《柳南隨筆》中曾記載康熙皇帝與茶的一件趣事。說的是太湖東畔吳縣的碧螺峰上,生長有郁郁蔥蔥的野茶樹,每年春天,老百姓都會前往采摘這些野茶,加以炒制飲用。此茶的特點是香氣特別濃郁,當地人用吳儂軟語特有的修辭方式,稱其為“嚇煞人香”,意思就是香到嚇人了。有個叫朱元正的制茶人精于制作“嚇煞人香”,成為好茶者們爭相追逐采購的目標。

康熙皇帝南巡時,江蘇巡撫宋犖負責迎接。宋犖深知康熙不喜歡鋪張,眼下又正好是仲春時節,便讓屬下趕緊去朱元正家,買一些今年頭春的“嚇煞人香”茶。康熙來到吳縣太湖之際,宋犖進獻了“嚇煞人香”茶,茶一泡出,香氣襲人,康熙品后覺得此茶香濃味清,鮮爽生津,于是便問是什么茶?宋犖奏道,此乃當地土產野茶,產于洞庭東山碧螺峰,百姓們俗稱為“嚇煞人香”。

康熙笑著說:“茶是佳品,但名稱卻登不了大雅之堂。朕以為,此茶既出自碧螺峰,茶的形狀又卷曲似螺,就叫‘碧螺春’吧。”由此,吳縣的“嚇煞人香”茶,有了“碧螺春”的雅名。

康熙皇帝為碧螺春茶取名的故事膾炙人口,那么愛茶如此的康熙皇帝,與武夷茶有些什么淵源呢?曾經在康熙年間擔任過崇安(現武夷山市)縣令的陸廷燦編撰了著名的《續茶經》,他在《續茶經》的序中寫道:

余性嗜茶,承乏崇安,適系武夷產茶之地。值制府滿公,鄭重進獻,究悉源流,每以茶事下詢,查閱諸書,于武夷之外,每多見聞,因思采集為《續茶經》之舉。

注意這段語言中的“值制府滿公,鄭重進獻”,這里的“制府滿公”指的是何許人呢?清朝時的“制府”即為巡撫、總督的簡稱,因此陸廷燦說的“制府滿公”指的就是當時任閩浙總督的愛新覺羅·瞞保。

愛新覺羅·瞞保雖然有著皇族血統,但他還憑借著自己的努力學習,于康熙三十三年(1694)考中進士,名正言順地步入仕途。康熙六十年(1721),臺灣朱一貴起義,由于清政府在臺灣的地方官員過于腐敗,起義軍迅速占領了臺灣全境。瞞保在朝廷還沒來得及調動一兵一卒的情況下,僅靠當時閩浙的地方軍力,渡海平叛,七日即蕩平“賊寇”,受到康熙皇帝的嘉獎,加兵部尚書銜,賜一品封贈,是一位名副其實的一品封疆大吏。

如此的封疆大吏,是怎樣看待武夷茶的呢?陸廷燦在《續茶經》的序中說得很明白:“制府滿公,鄭重進獻,究悉源流,每以茶事下詢。”注意了,是“鄭重進獻”,也就是說閩浙總督瞞保是十分鄭重地將武夷茶作為閩浙地區出類拔萃的土特產,進貢給康熙皇帝的。為什么又要“究悉源流,每以茶事下詢”呢?除了說明瞞保平易近人、不恥下問外,還說明了瞞保進貢的武夷茶,得到了康熙皇帝的肯定。推測過去,康熙與瞞保就武夷茶進行過深入的交流、討論,因此回過頭來,瞞保會“究悉源流,每以茶事”向身為崇安縣令的陸廷燦詢問了。因此說,陸廷燦《續茶經》序中的這段文字,無可辯駁地說明了在康熙年間,武夷茶進貢給皇庭并受到康熙皇帝肯定的事實。

這就是康熙皇帝與武夷茶的淵源,但這只是其中之一,只要認真地研究一下康熙年間的茶文化資料,你會發現康熙皇帝與武夷茶還有著許多這樣的美好淵源。

[責任編輯:陳雨薇]
龙之谷手游十字军
pk10计划 乌鲁木齐按摩女打飞机 美女模特大火毁容 飞艇3码计划 捕鱼达人4 双色球复式投注金额查询表 快3买大小口诀 乌克兰美女总统叫什么名字 捕鱼达人是哪个公司开发的 mg游戏是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