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武東關記憶

2019-07-25 09:21:13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馬星輝

邵武城自古四面筑有城墻,城開東南西北四門,亦稱為“四關”。

四關之中東關歷史文化最為深厚,是個傳奇之地。明萬歷四十八年(1621)袁崇煥任知縣時,東關發沖天大火,袁崇煥奮不顧身,飛上墻屋,如履平地、滅火救人,留下了一段東關歷史佳話。另一個被譽為詩話第一人的嚴羽,于嘉定十六年(1223)返回家鄉,長時間隱居于東關,留下詩畫樓供后人景仰。太極一代宗師張三豐常常化裝成民間藥師,在東關行醫濟藥,普渡病人。

歷史上東關曾為繁華之地,是邵武政治、文化、經濟、商貿、教育之中心。一條2000多米長,油光水滑的大鵝卵石鋪就的路面,干凈舒適,厚重滄桑。街兩邊商業店鋪相連,比肩林立,布莊、當鋪、雜貨店、京果店、糧油米面,琳瑯滿目、應有盡有;福州會館、江西會館、基督教堂,以及抗戰時期遷移到此的協和大學、銀行、金銀珠寶店、保險公司等均在此駐立。新中國成立初期,由于陸路不通,流經縣城而過的富屯溪便承載起水上交通的重任,設在東關的碼頭是通往南平、福州的重要集散地,南來北往,十分熱鬧。碼頭則有一座木頭浮橋連接南北兩岸,每當清晨薄霧繚繞時,河邊礁石群上婦女捶衣洗滌,魚兒游弋,極具特色,與湖南鳳凰古城的水橋極為相似。

時至二十一世紀,東關大部分依然是昔日舊貌,低矮單薄、簡陋腐朽的木板房群中摻雜著一些不甚起眼的磚瓦房,與不遠處新城區的高樓大廈相比,顯得很是無奈與破敗。它踡伏在一個被遺忘的角落,只能默默地回憶著曾經有過的傳奇與輝煌。

但凡繁華的地方,居住的人員自也是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成份復雜。東關居住最多的還是舊木板房里的社會底層人物,雖然,記憶中的許多人已漸行漸遠,逐而淡忘,但有幾個人卻始終令人難忘。

記得其中有個綽號叫“狗不識”的木匠,四十老幾的單身漢,身高不到一米六,精瘦猴干,近灰色的胡子稀疏零亂。他住在臨街的一間舊屋內,大約有近20平方米大小,里半間是他生活起居之地,臨街的前間則是他做活的場所。

狗不識的木匠活不怎地,粗劣毛糙,那套賴以生計的家什簡直就是一堆破銅爛鐵。斧頭鈍得像塊鐵板,劈在杉木上盡起毛刺。那刨刀則更差勁了,推起來十分吃力,不能一推到底。每遇到我們在旁閑看他做活時,“狗不識”便憋著氣暗使勁,偶有那么一二下,刨刀能在木板上一推到底,翻出了木頭刨花卷來,這時他便會流露出些許得意的神色來,拿眼角余光左右偷偷地睨去。其實,那推出來的刨花皮也是又厚又澀。

“狗不識”尤好杯中物,二兩地瓜燒,一小碟花生米,傍晚時候在門口獨飲。這時候的他是最愜意的了:酒一點兒一點兒地吱溜著,花生米在嘴里反復地細嚼著,二兩地瓜燒可以喝上兩個時辰。待酒完了,夜也深了。他便乘著酒興拉起了二胡,那調兒是古老的,慢板的,琴聲在寂靜的夜里顯得無奈與凄涼,讓人聽了心里很不好受。大人們嘆道:“這狗不識木匠活不怎么樣,這二胡拉得還挺撩人的。”

東關還有一個典型人物叫“大頭寶”,她頭比一般人大了許多,四肢又短又粗,行起路來一甩一挪、一步一撇的像只番鴨。

“大頭寶”是人們在背后對她的稱呼,而絕不敢當面這么叫她。她脾氣很大,記我第一次在街上看到她時感到好奇,不禁回頭多看了她幾眼,敏感的她立時便惡狠狠地瞪著我,那目光極兇極狠,嚇得我趕緊轉回頭。回家跟大人們一說,母親囑咐我不要拿奇異的眼光去看她,說凡是有缺陷的人自尊心都是極強的。

“大頭寶”身殘人卻聰明,她沒上過學,識字不少,沒拜過師傅,裁剪衣服卻內行。最絕的是她的算盤功夫,那雙粗短笨拙的手,打起算盤來讓人驚嘆!不但打得快而準,而且是雙手同時打,無論加減乘除,左右兩邊的得數都一模一樣,準確無誤。

“大頭寶”身懷絕技,后來得以進了廢品收購站工作。她干得歡心勤快,雜亂無章的廢品站收拾得干干凈凈、井井有條。她還設了個舊物利用專柜。許多顧客常在她這兒尋到商店買不到的零件。為此上級領導經常表揚她,連續被評為省、地、縣的系統勞模,只是她從來不去參加領獎,包括那次全省算盤比賽第一名。

那時有些手腳不干凈的人偷工廠車間的銅鐵來賣,有些都是好零件砸碎了賣。“大頭寶”看了心疼,把這情況向派出所作了匯報。時間長了,偷東西的人知道了真相,“大頭寶”的日子就不好過了,時常有人上門找碴,指東瓜罵西瓜,說她是蛤蟆精、是母番鴨,譏笑她和廢品站里的貨一樣是廢品。終有一天,“大頭寶”離開了廢品收購站……

那些生活在東關市井里的小人物還有許許多多有意思的故事,這些故事成了我對東關最深的記憶。

[責任編輯:謝志源]
龙之谷手游十字军
北京pk10玩法 伯乐高手论坛 快速时时秘籍 全天计划北京pk10下载 21点规则与技巧 外围投注 广东11选5计划免费网站 旗袍性感妖媚美女壁纸 2013年大胆人体艺术 极速时时开奖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