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澤縣華橋鄉牛田村:邀你入個群,在外照樣理村事

2019-07-17 09:47:07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邱盛林 陳偉 雷紅秋

習近平在2017年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指出,“要加快健全鄉村便民服務體系”,“讓村民‘說事、議事、主事’,做到村里的事協商著辦”。可面對“流動的村民,留守的村,人難集、會難開”的現實,怎么辦?光澤縣華橋鄉牛田村的“網絡戶代表工作法”:

邀你入個群,在外照樣理村事

眨眼又到小孩報名上學的時候了。蔡家村民小組長期在外務工的蔡亭芳對表妹沒上戶口無法上學一事,憂慮一天比一天重。之前她曾趁回家探親多次找過相關部門,都因家人長期在外缺這缺那沒辦下來。這次只在微信群里發一條求助信息,經村干部奔走,派出所民警就登門為她表妹上了戶口,還辦了《身份證》。

原來自己那么難辦的事,怎么一到村里就那么順?日前,蔡亭芳在微信里說,這是村里的“網絡戶代表工作法”起的作用。

昔日戶代表會議難主今天的事

現今的農民,多數像放飛的風箏。人走天涯,根還在老家。龔家組的張榮生每年回家過年都被家門口那段路所掃興:窄而泥濘,車子過不了,走路兩腳泥。今年春節回家卻發現水泥路鋪到了大門口!張榮生說,這不怪村干部,而是原來主事、議事的戶代表會議開不了。鋪段水泥路對一個村來說是大事。涉及征地、籌資、走向、招投標一大攤事,得開多次戶代表會議才行。可現在人大多數在外省外縣賺錢,會開不成,事也就辦不成了。這次能鋪水泥路,好在村里新出臺了“網絡戶代表工作法”。

20世紀初誕生于光澤縣的“戶代表會議制度”,以讓基層民主廣泛性比村民代表會議擴大10倍以上而聞名全國。但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的推進,大量能代表一戶人說話的勞力外出務工,有的甚至舉家赴外省外縣發展,留在老家的除了種煙戶、村干部和小孩外,都是老弱病殘。遇事別說開不成戶代表會,即便開了也是“老人湊數,說了話不算數”。華橋鄉黨委書記熊星林說,按照省里“黨支部要引領,群眾要知道、要參與、要作主、要監督、要滿意”的“六要”基層工作要求,老戶代表會議已無法做到,于是牛田村想到人人都愛玩的手機和網絡。

頭一個提出拿“玩”來做“村”事的,是去年5月從鄉里下派到牛田村任黨支部第一書記的王智。他根據村情民意提出方案,經村“兩委”會表決通過,緊接著就按組(片)建成了9個網絡戶代表工作群,由各群主按每戶一名說話算數的代表邀請入群,逐步擴大參與面,使“網絡戶代表工作法”成為跨地域、時空的“連心橋”和“六要”的實現載體。

網絡戶代表會議讓天涯變咫尺

任何新生事物,都有一個艱難的孕育期、生產的痛苦期和成長的煩惱期。“網絡戶代表工作法”也不例外。王智說,“網絡戶代表工作法”試行初期,在外網絡戶代表的訴求、意見甚至無理取鬧扎堆涌現,有的甚至說,你一來班車就停運了。如果解決不了,等孩子上學沒車接送,別怪我們上訪到縣里市里去。王智說,當時真懷疑“網絡戶代表工作法”是不是成矛盾聚集、發泄的窗口和村民抱團圍攻村里的平臺了。

幸好有鄉領導和村黨支部書記龔長清等黨員干部作后盾。村“兩委”在安慰鼓勵王智的同時,連續召開了幾次會議,對戶代表提出的訴求列出清單逐件解決,并在“網絡戶代表會議”上承諾“爭取短期內解決班車復通問題”。經與縣鄉相關部門前往江西省資溪縣汽車站及交通執法等部門協商,幾天后牛田至資溪縣城的班車終于復通了。過后,王智說,其實那擔心是多余的。

實踐證明舊瓶裝新酒的“網絡戶代表工作法”,是新時代培育村民民主意識和家鄉意識,激發村民參與村務決策、管理、監督熱情,第一時間發現問題、及時解決問題,讓全村人知家、愛鄉,促進各項事業協調發展的金鑰匙。王智說,自去年5月試行以來,全村除了不會玩智能手機的五保戶外,其余的都入群成為網絡戶代表了。作為常駐各工作群的村“兩委”干部之一的村黨支部副書記陳小平說,自從有了“網絡戶代表會議”,走四方的牛田人又聚到了一起。群里天天熱鬧得不得了。有說村事、家事的,有相互問候的。村里有時出個討論題,立馬就會跟出許多意見和建議。“網絡戶代表工作法”真是變天涯為咫尺了!

人在他鄉亦辦難事愁事不解事

牛田村是個很特別的山村。10個村民小組、306戶、1326人、2200畝耕地、3.2萬畝山地分布于福建省“飛出”的一個38平方公里的高山盆地里。去江西省的資溪縣城只幾十分鐘車程。去自己的華橋鄉要坐一個多小時的車,去自己的光澤縣城卻有兩個小時車程。偏遠、偏僻,使這里1100多人不得不背井離鄉去外縣、外省謀發展,留在家就200多人。

雖是人在四面八方,但根都安在一處。牛田有他們的田和山,有他們的老父老母和老宅。窮也罷,富也罷,總想和家鄉說句話。這“話”里有對村務的知曉、參與和意見,還有要村里幫辦戶口、小孩讀書、社保、出行等等難事、愁事。回家一趟千辛萬苦,指尖一點瞬間見效。龔長清說,“網絡戶代表工作法”真是打通了堵點,治好了痛點。

給村民一個明白,還村干部一個清白。是“網絡戶代表會議”收攏分散民心的頭一個功勞。通過網絡曬村務村財,解除了村民“那么多錢哪里去了”的疑問。從通報會上,村民獲悉了近年來村里為弘揚牛田紅色文化,培育旅游產業,建紅軍墓、紅軍廣場,維修周恩來、朱德反圍剿斗爭前線指揮部舊址等。大家變疑問為點贊:“村干部有眼光、干得好!”

網絡使原來難辦和辦不成的事,變成了易辦和能辦,是牛田全體村民真實的獲得感。偏遠鄉村雖是“村還在、人已散”,但無論人在何方,仍離不開村級組織。不說鄉愁、記憶,就說最現實的就業、婚育、小孩上學,沒出生地那份證明便無從談起。還有留家的老人,誰關照?王智說,有“網絡戶代表工作法”就簡單多了。要的材料一拍一傳就搞定,老人照應委托一個人,照顧好不好,視頻一看便一清二楚。

提高了辦事效率,節約了行政成本,是全村干部群眾對“網絡戶代表工作法”的一致評價。龔長清以新舊戶代表會議為例:原來開戶代表會議,人都在四面八方,難通知,人難齊,在外代表回家還要花幾天時間、幾百上千元車費,還是到不齊人,結果是少數人主了多數人的事。現在選個大家有空的時段,發布一下議題,大家就可各抒己見,最后掃一下二維碼就可投票表決。真是村里省錢、省事,村民省時、省錢,照樣能辦好事情。

采訪感言:為“拿‘玩’來做‘村’事”點贊

一頭是“人難集、會難開”,一頭是“不知情、氣不順”。這是不少農村存在的一對急待解決的矛盾。

“痛,則不通;通,則不痛”。解決這對矛盾的突破口,可能要從找“堵”點入手。不知情當然就心里“堵”得慌。

“堵”怎么打通?戶代表會議原來可行,如今人走他鄉開不成了,怎么辦?把人人愛玩手機現象一嵌入,“堵”便通了。

在肯定牛田村“網絡戶代表工作法”的同時,更要對他們拿“玩”來做“村”事點個贊。因為解決現實難題,需要責任、擔當和智慧支撐的靈感。(邱盛林 陳偉 雷紅秋)

[責任編輯:蔣雪嬌]
龙之谷手游十字军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下载 3d太湖字谜 单机斗地主 极速6合免费计划软件下载 二八杠游戏论坛 体彩大乐透胆拖计算器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今天 乌克兰美女踝体图 极速快三免费辅助软件 麻将技巧顺口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