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的教育思想——教学内容与方法

2019-01-12 09:49:52 来源: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

在教学内容上,传统儒学把“六经”作为教学的首要经典教材,而“四书”从北宋“二程”时才开始得到重视,但最早将《大学》《论语》《中庸》《孟子》四部著作合称为“四书”,则创始于朱子。朱子在建阳、武夷两地书?#28023;?#21069;后花数十年精力撰著的《四书章句集注》,结束了前人?#28304;?#22235;部著作个别的、零散的、不成体系的研究局面,开创了中国经学史上崭新的“四书”经学体系。该书集中地表现了朱子的哲学思想和理学观点,内容广泛涉及哲学、政治、教育等领域。朱子将这部书列为书院教材之首,?#24471;?#20182;是将其哲学体系中最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与教学内容紧密结合,由此也从一个侧面?#20174;?#20102;当时福建书院教学与研究相结合的特点,同时引导学生能站在学术研究领域的最?#25226;亍?/p>

“四书”之外,《诗》《书》《礼》《易》《乐》《春秋》?#27492;健?#20845;经”,以及《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史籍,两宋理学诸子周敦颐、二程、张载、邵雍、杨时、游酢、胡安国、罗从彦和李侗等人的著作,也是书院教学的重要课程。

在教学方法上,朱子在总结前辈教育?#39029;?#21151;经验的基础上创新。归纳起来,其主要方法有三:一是升?#23186;?#23398;,表现为答?#23665;?#24785;;二是个别辅导,表现为谆谆善诱,以通俗易懂的日常生活知识来开导学生,引导学生善于使用比较的方法等;三是集体讨论,表现为相与讲贯,互相问疑。

(一)升?#23186;?#23398;

由于书院教学以学生自学为主,教师传授、指导为辅,因此,升?#23186;?#23398;只是根据情况偶尔为之。学生王过在一段文字记载说,?#23383;?#31934;舍每天的教学活动,例行的参拜?#36164;ィ?#23398;生向先生请安之后,接着就是“或有请问”,即如果有疑难问题,学生向老师求教。先生解说之后各自散去,继续自学功课。可见,先生升?#23186;?#23398;是间而有之,不是每天都有的必修课。

朱子在各地学校、书院均有升?#23186;?#23398;,并留下部?#32440;?#20041;。比如在同安有《同安县谕学者》《谕诸生》,白鹿洞书院有《白鹿书堂策问》,考亭?#23383;?#31934;舍有《?#23383;?#31934;舍谕学者》《又谕学者》等。从内容来看,升?#23186;?#23398;所授主要是为学之要,即涉及学习目的、方法等大的方面的问题,而较少具体的某部教材的枝节问题。如《白鹿洞书院揭示》为“圣贤所以教人为学之大端”,此为教学目的论、方法论上的大问题,是每一位学者首先必须搞清楚的,?#21490;?#21319;?#23186;?#25480;不足以凸显其重要性。《?#23383;?#31934;舍谕学者》则向学生传授了书院教学最重要的方法——自学,以及自学的内容、要点。即反?#27492;?#35835;,认真体会,存养玩索,着实?#26032;摹?/p>

从其方法来看,升?#23186;?#23398;是以“答?#23665;?#24785;”为主,而非满堂灌。老师根据学生所提疑难问题予以解答。因此,他在书院实行的“会说”制度,是以“传道授?#21040;?#24785;”为主要目的。他要求学生能“退而考诸日用,有疑焉则问,问之弗得弗措也”。这与他要求学生自学,先需熟读本文,后参以集注,在原则上是一致的。

(二)个别辅导

个别辅导是对学生各自不同的疑点难点问题进行辅导。对学生而言,是问疑,对先生而论,则是答疑,这是朱子在教学中非常重要的方法之一。在此,仅就朱子在个别辅导中的几个特点作一番?#25945;幀?/p>

一是谆谆善诱。

朱子平日教导学生,谆谆善诱,孜孜不倦,?#28304;?#22521;养学生的理解力、创造力。他经常以自身经历、体会劝诫学生,为学须专心。年轻人要下点功夫,认真仔细读书。称其过去读《大学》,毛病就是不仔?#31119;?#21518;来改正了这一毛病,才读得精切。

朱子还把自己早年学习《孟子》的体会告诉学生,如读书没有系统地读,仅逐字逐句地领会,这样就无法把?#23853;?#27573;之间相互贯穿的文意。而通过系统地把握之后熟读精思,既可领略全书的精粹,又因之学得“作文之法”,可谓一举多得。朱子把自己的体会传授给学生,就是要学生避免走类似的弯路。

二是善于以通俗易懂的日常生活知识作比来开导学生。

如朱子常以撑上水船来激励学生努力向学。“为学正如撑上水船,……不可放缓。直须着力撑上,不得一步不紧。放退一步,则此船不得上矣。”

朱子说为学贵在坚持,不可间断,以自己?#30452;?#30140;痛,需不停地按摩止痛来类比。如果时擦时停,就不能见效,这便是做学问的方法。

又如,朱子在阐明?#40575;?#30693;新的道理时,以农夫耕田为喻。他说:“子融、才卿是许多文字看过。今更巡一遍,所?#20581;鹿省?#20877;巡一遍”,这样才能“见得分晓”。就是说,要想在学业上取得丰收,必须辛勤耕耘。

朱子还善于以具体的事物?#24471;?#25277;象的概念。如体用关系,假如从概念到概念,这个问题不易说清,而朱子说:“体是这个道理,用是他用处。如耳听目视,自然如此,是理也;开眼看物,着耳听声,便是用。”“譬如?#26494;?#23376;,有骨,有柄,用纸糊,此则体也;人摇之,则是用。”耳为体,听为用,目为体,视为用,扇为体,摇为用,这样的比喻就将本不易理解的抽象概念具体化了。

三是引导学生善于使用比较的方法。

比较,是为学的重要方法。在讲学中,朱子曾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告诫学生,要善于使用这个方法。要使用比较的方法,有一个积累的功夫,没有对历代儒学大师精辟见解的采集和吸收,比较也就无从谈起。所以,朱子又对学生说:“平常和大家说做学?#24066;?#26524;并不明显,但积累得多了,就会融会贯通。比如读《论语》《孟子》,须从?#25151;矗?#20197;正文为正,却看诸家说状得正文之意如何。由浅入深,自然触类旁通。”所?#20581;?#35832;家说状得正文之意”,就是历代儒家学者对经典的各自阐发。通过比较、鉴别,扬长避短,择善而从,这不仅是朱子读书的重要方法,也是其治学的重要方法之一。

比如朱子所撰?#30784;?#23391;子集解》,是取程颐、程颢及其学生众家之说而成,《论语精义》则取张载、范祖禹、?#32769;?#21746;、吕大临、谢良佐、游酢、杨时诸家之说,他曾戏称此为中医学的著作“古今集验方”一样。但在“集”的过程中,何者为长?何者为短?这就有一个比较、鉴别的功夫。朱子在治学中,善于使用此法,在讲学中,?#32440;?#27492;法传授给学生,让他们能在读书、治学中注意加以运用,这就不仅限于传授知识,而更重要的是传授如?#20301;?#21462;知识的方法了。

(三)集体讨论

集体讨论,是朱子在教学中着力提倡的一种方法。其基本观点为,读书应以?#26469;?#20026;主,问学则以群居有益。他说:“看文字,却是索居?#26469;?#22909;用工夫,方精专看得透彻,未须便与朋?#28937;?#37327;。”有鉴于此,他提倡书院教学,以学生自学为主。但由于书院中每有诸生请问不切题,或问不到点子上,所以他又认为学员中若有疑难,可以相互讨论,这是发挥书院群居的长处。若学员集体讨论不能解决,再来请教先生,学习效果则更为显著。这是朱子对“群居有益”的基本认识。“索居?#26469;Α?#19982;“群居有益”?#27492;?#30683;盾,?#23548;?#19978;体现了辩证的统一。索居与群居是生活的表象,个人自学与集体讨论的结合才是书院求学之道的精神实质。

以上所说的三种教学方法,在?#23548;?#25945;学?#23548;?#20013;,往往有相互贯通之处,通常表现为教师传授与自学相结合,对重点、难点课程开?#35859;?#25480;,其余课程以自学为主,?#28304;思?#21457;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也表现为个别辅导与集体讨论相结合。当学生在学习中遇到疑点、难点,朱子则采用个别辅导或集体讨论的方法,从而达到互相启发、举一反三的目的。此外,还表现为理论学习与日常践?#21335;?#32467;合。朱子主张“致知、力行,用功不?#21892;保?#35201;求学生要把书本的知识结合日常生活经验反复体察涵养,认真运用。

由此,?#39056;?#21487;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作为一名思想家和教育家,朱子的理学思想和教育思想都是通过他的教学?#23548;?#26469;加以落实和传播的。他善于运用浅显的语言来阐述深刻的思想,善于运用生动活泼的事例来解说枯燥的理念,善于使用通俗易懂的日常生活知识来引导学生理解抽象的概念,这是朱子创办书院教学取得成功的经验。对今天的学校教育尤其是高等学校教育来说,朱子的教学方法仍有重要的启示和借鉴意义。

(摘自《朱子文化简明读本》福建教育出版社 兰斯文主编)(第二十三期)

诗书不可不读,礼义不可不知 释    文:要勤读圣贤诗书,要明白礼义规范和道?#40575;?#21017;。 时代价值:致知力行 画    解:身要正,心更要正

文:要勤读圣贤诗书,要明白礼义规范和道?#40575;?#21017;。

时代价值:致知力行

画    解:身要正,心更要正

北宋时,有一个?#34892;?#31215;的学者,拜胡安定先生为师。从此专心致志,一心只读圣贤之书,?#30097;?#20307;力行。他的学问,以内心至诚为根本,侍奉母亲极其孝顺。他曾说:“?#19994;?#19968;次拜见安定先生,退下时,头的姿势有一点歪;安定先生以《礼记注疏》中的话大声告诫我说:‘头的姿势要端正!’听了先生的话,我想,不仅头的姿势要端正,内心更要正直,从此不敢有邪念。”后来,朱子评论说,像徐积这样的人,本身资质就淳朴,一经指点,就能举一反三,终身向善。

朱子曰:读诗明礼为知,用之于日常生活中为行,故朱子说“致知力行”。朱子日读圣贤书,立修齐志;行仁义事,存忠孝心。

(朱子手书对联)

(本文摘自《朱子家训》故事国画注解图书,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方彦寿注解)

[责任编辑:姚心妮]
龙之谷手游十字军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 重庆老时时走势图 河南二十二选五预测 北京pk拾正规彩票吗 竞彩6场半 福彩3d开奖 广西双彩今晚开奖查绚 新时时网上买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英国五分彩的开奖